追蹤
Simul Mortuus et Vivus
關於部落格
  • 14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今天講道服事

經文:詩130:1-8
講題:I Confess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120-134都有標題「上行之詩」。什麼是上行之詩?「上行之詩」又稱為「登階之詩」,意思就是當人在山坡往上行走時吟誦,用來鼓勵自己或是同行者的詩篇。對舊約的以色列人而言,上行或登階所指的並不是像登山健走之類的休閒活動,上行或登階所指的乃是「前往位於耶路撒冷的聖殿」,就像彌迦書4:2所說:「來吧!我們登耶和華的山,奔雅各的殿。」耶路撒冷是座山城,有海拔800公尺的高度,當外地的以色列人要前往聖殿,無論是獻祭或是參與節期活動,他都得走上一段不輕鬆的路程。不只是因為山路崎嶇難行,更因為可能途中會有盜賊侵擾。因此這些上行之詩就成為這些以色列人在前往耶路撒冷路途中,向上帝傾訴,也是藉以彼此鼓勵勸慰的詩歌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結構:詩130:1-8有著十分對稱的詩歌結構
v.1-4我→你耶和華       v.5-8我→你以色列
  v.1-2以我為主詞     v.5-6以我為主詞
  v.3-4以你為主詞     v.7-8以你為主詞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v.1-2我向耶和華求告
v.1「我從深處向你求告」:在舊約中,「深處」可說是「陰間」的同義詞,通常就是指著上帝不眷顧的處境。所以詩人一開始就表明自己目前的處境就是「不蒙上帝的眷顧」。但是他知道,唯有向上帝呼求,才能夠真正讓他脫離現在的處境。因此,在v.2詩人用重複句「主啊!求你聽我的聲音!願你側耳聽我懇求的聲音!」來強調他懇切地向上帝呼求,並且渴望期待上帝垂聽並且眷顧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v.3-4耶和華你的行動
v.3詩人說:「主耶和華啊!你若究察罪孽,誰能站得住呢?」這裡詩人為什麼會說出這句話呢?在v.1-2中,詩人強烈地懇求上帝來眷顧他,但是他卻又擔心當上帝轉眼看他的時候,不只是看到他現在淒涼悲慘的處境,同時也會看到他的罪。對詩人而言,這是多麼矛盾的一件事,他十分渴望上帝不要不看他,不要不眷顧他,但是他又擔心當上帝轉眼看他之時,不只是看到他的悲慘,也會看到他的罪。那他在忌邪、公義的上帝面前豈有容身之處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但是緊接著他知道他心中的矛盾衝突是有解決之道的,v.4:「但在你有赦免之恩,要叫人敬畏你。」詩人清楚知道上帝是統治萬有的主宰,是審判刑罰罪惡的上帝,但是上帝也是向祂的百姓守約施慈愛的上帝,是有憐憫、有恩典、不輕易發怒,且有豐盛慈愛的耶和華。正如大衛在詩103篇說:「父親怎樣憐恤他的兒女,耶和華也怎樣憐恤敬畏祂的人。」是的,詩人知道自己是個罪人,是不配到上帝面前來的,但是他也確信唯有這位公義的上帝才能赦免他的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v.5-6我等候耶和華
接著在v.5,詩人又把主詞轉回到「我」。他說:「我等候耶和華,我的心等候,我也仰望他的話。」顯然上帝還沒有拯救詩人脫離他的困難。但是詩人說:「我等候…我的心等候」,他知道他所信賴投靠的耶和華上帝,必定會回應他的呼求,施恩憐憫他,因為這是上帝藉著祂的道(也就是祂的話)所應許的。因此詩人也說「我也仰望祂的話」來表明他能夠專心等候等候上帝回應的根據。
接著,詩人更具體地表明他等候上帝的決心。他說:「我的心等候主,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,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。」詩人在此將自己等候的心和另外一種「等候」作比較,就是「守夜的等候天亮」。守夜人在晚上要負起維護全城安全的責任,他不能夠有片刻鬆懈的時候。只有當天亮的時候,他才能夠卸下看守城門,維護全城安全的責任。各位弟兄姊妹,守夜的人會擔心明天早上不會天亮,以致於他不知道何時才能卸下責任嗎?不會,守夜的人絕對不必擔心隔天不會天亮。因為他知道天亮是上帝所設立的自然秩序,不可能會有意外發生的。但詩人說:「我的心等候主,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,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。」各位弟兄姊妹,是的,願我們都像詩人一樣說:「我的心等候主,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,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。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v.7-8以色列你的行動
當詩人表明專注恆久地等候上帝回應的同時,他轉而向以色列全體呼籲。他說:「以色列啊,你當仰望耶和華!因他有慈愛,有豐盛的救恩。他必救贖以色列脫離一切的罪孽。」雖然我們並不清楚詩人的時代背景,以及他寫這首詩篇的時空背景。但是呼籲耶和華的百姓回轉歸向耶和華,卻是在舊約中一再不斷出現的主題。在此詩人也呼籲上帝的百姓,應當尋求上帝的拯救,因為他有慈愛和豐盛的救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今天的講題是”I Confess”,因為Confess這個字很特別,它既可表達認罪,同時也表示信仰告白。所以我決定用英文的I Confess來做為今天的講題,而這是我對詩130的體會,也是我對教會崇拜的體會。以下我要從I Confess的角度來分享詩130和教會崇拜之間的關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們剛剛解釋過在詩130:1-4中,詩人一方面表明他信賴投靠上帝,但一方面他又擔心當上帝轉眼看到祂的罪,但是他卻又仍然信上帝赦罪的應許。各位弟兄姊妹,這不正和我們的崇拜是從認罪與宣赦開始是一樣的?各位弟兄姊妹,當你來到教會時,你有著像詩人一樣的矛盾心情嗎?既渴慕來敬拜上帝,卻又擔心上帝究察你的罪呢?我想我們是不容易有這種掙扎的,因為對於罪,我們是不夠敏銳的,而對上帝,我們也不夠敬畏。各位弟兄姊妹,我們一同唱「求主造清潔的心」,一同誦讀認罪禱文,一同聆聽司會者宣讀上帝赦罪的應許,這不是例行公事的儀式,這是上帝寶貴的福音啊!約壹1:9是我們每次宣赦時,司會同工一定會宣讀的經文,但是我也要提醒各位,不要忘記約壹1:8,10所說的:「我們若說自己無罪,便是自欺,真理也不在我們心裡了。…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,便是以上帝為說謊的,他的道也不在我們心裡了。」如果我們以為認罪禱文只是讀過就算了,甚至不介意裡面到底說了什麼?那我們真該好好思想約壹1:8,10的內容了。每次崇拜中的誦讀認罪禱文,絕對不是把上面的字唸出來而已,因為那是我們真實地向上帝承認我們的過犯,懇求祂按著他兒子耶穌基督的功勞施恩赦免我們的時刻啊!每次我看到崇拜一開始的認罪與宣赦,來的人是這麼的少,我實在很為遲到的人感到惋惜。盼望我們以後,能夠準時來參加聚會,不是因為準時是一種美德,而是因為上帝已經預備好祂的赦罪之恩,等候我們前來向他認罪尋求赦免。
接著是v.5-6,詩人表明他殷切等候上帝回應他呼求的根據,就是「上帝的話」。在崇拜中哪裡有上帝的話?或者我們應該問,在崇拜中哪裡沒有上帝的話呢?我們的崇拜就是根據上帝的話,無論是宣召、認罪與宣赦、敬拜讚美、認信、讀經、為兒童祝福、證道、奉獻、報告、公禱、祝福,有哪個部分是無法發現上帝的道呢?詩人因為信上帝的道,以致於他能堅定地承認說:「我的心等候主,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,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。」各位弟兄姊妹,我要再次地說,願我們都像詩人,因為被上帝的道所激勵,堅定地承認說:「我的心等候主,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,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。」
接著是v.7-8。我們剛剛解釋過,這是詩人對上帝百姓的呼籲。在崇拜中,哪個部分是我們對弟兄姊妹的呼籲呢?我想就是我們的主前同心代求,以及洗禮、聖餐、感恩見證等。我們就是把握這些機會來鼓勵上帝的百姓,當轉向尋求慈愛與滿有恩典的上帝。
最後,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留意到教會外面有台階,有個上坡道。這個台階不多,兩三階而已。這個上坡道不長,幾步路而已。但是各位弟兄姊妹,下次當你踏上台階或是上坡道,要進到教會來敬拜上帝之時,建議你讀詩130篇這篇上行之詩,因為我們正在「登耶和華的山,奔雅各的殿。」阿們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