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Simul Mortuus et Vivus
關於部落格
  • 14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對「牧者路德」的省思

1.教牧事工基礎的轉向—由「因工成義」轉向「因信稱義」
路德重新發現「因信稱義」的福音,這不僅是神學思想上的突破,同時也成為路德進行教牧事工改革的基礎。而這也使得路德的宗教改革,並未流於思辯爭論而已,而是具體確實之信仰實踐。同時,這也使得他所進行之教牧事工改革,不至於淪為組織再造或是事工重整而已。換言之,路德的宗教改革乃是教牧取向的(pastoral-oriented),而其教牧事工改革則是由神學驅策的(theological-driven)。

2.教牧職分的釐清—普遍祭司職vs.特殊祭司職
對於中世紀的聖職制度,路德提出「信徒皆祭司」予以回應。他一方面藉此批判中世紀教階制度背後之聖職優越意識,並肯定信徒之俗世生活的意義與價值,另一方面,他也藉由普遍祭司職與特殊祭司職之區分,來肯定牧職及其事奉的獨特性。
3.教會生活的更新—崇拜、宣講及信徒教育的更新
對於教會生活的更新,路德所採取的模式是「批判性的傳統繼承」。首先在崇拜內涵方面,他揚棄中世紀崇拜中之「教會獻祭上達於天(up-to-heaven)」的模式,而是指出「上帝下臨於地(down-to-earth)施恩」,並指出「罪得赦免」方為彌撒之核心意涵。在崇拜形式上,他則是對既有形式採取漸進式的調整,並以「無損於福音」為基本原則。在宣講方面,路德一方面重拾早期教會以及教父時期所建立之優良宣講傳統,另一方面則積極採用日常生活語彙做為宣講媒介。在信徒教育方面,路德一方面承繼原有之教義問答傳統,另一方面則以「律法vs.福音」之思維,重新架構教義問答內容,並將信徒教育職責託付於牧職與父母。
4.俗世生活(婚姻與家庭、工作、公民)的肯定
正如前述所提,路德提出「信徒皆祭司」之主張,肯定信徒之俗世生活的價值,同時他也在路德小問答中,肯定信徒日常生活之意義,並提出相關教導,包括透過對於十誡、信經、主禱文之詮釋,以及日用禱文和信徒職責錄等內容。此外,路德也肯定父母於家庭中之屬靈領導與教育之職分。不僅如此,路德也重視牧職透過崇拜、宣講、信徒教育或是靈性關懷等方式,針對信徒在其日常生活所面臨之處境進行回應與關顧。
5.對於心靈關顧的重視
筆者認為路德對於心靈關顧之重視有兩方面的意義:首先,這是對於中世紀的贖罪系統(包括流於形式之告解—補贖禮與贖罪券)之反動,路德藉此表達對於中世紀教會漠視信徒靈性乾涸之抗議,並且批判聖職教階者所存在之凌駕者心態,強調牧者對於信徒之陪伴同行角色。另一方面,路德則是以心靈關顧為團契生活之落實應用。信徒既是藉由洗禮歸入基督的身體,並在聖餐中同領基督的身體與血,所以個別信徒的創傷痛苦,也是教會整體的創傷痛苦,而信徒彼此的扶持相顧乃是必須的。因此,受託關顧教會群羊之牧者更應當承擔此一職責。

此外,以下筆者也將嘗試以唯獨基督、唯獨聖經、唯獨信心及罪得赦免,來描繪路德教牧改革的架構:
1.唯獨基督:強調教牧改革必須以基督為中心,因為一切教牧改革的措施,都是為見證並闡明基督的福音。
2.唯獨聖經:強調教牧改革必須以聖道為基礎,因為上帝乃是以祂的道創造萬有,並且聖子乃是道成肉身完成救贖之工,而聖靈也是藉聖道—宣講與聖禮—工作,使人得以罪赦成聖。

3.唯獨信心:強調教牧改革乃是為滋養信徒之信心。
4.罪得赦免:強調教牧改革乃是以赦罪為首要關懷,因為這是上帝設立教會,並要藉教會所賜下之恩惠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